遊客 :  加入家族 | 註冊 | 登入 | 會員

執刑者(Archon) » 【Archon】序幕:軍火玩弄者,遊俠、制裁者、彩虹小馬

艾薩克(ZakuCat)

管理員
帖子 24
發表於 2014-9-19 12:39
#1 私人訊息  頂部 

第二章:軍火玩弄者





  「這真是太糟糕了!」他抓狂的語氣令我不悅,「該死的災難。」


  桌上擺著一台筆電、數種不一樣口徑的彈夾,型號從九釐米、五點五六常規步槍彈、北約七點六二公厘,到天殺的四十釐米榴彈,然而重點還是被那穿西裝的傢伙摔在桌上的黑色手槍。



  我的傑作,這一整座黑市中沒有任何一把槍械可以比擬的武器,現在像是個垃圾一樣被人摔在桌上,搞得好像它是某種廉價爛改造手槍。



  「聽好了……叫甚麼來著的?軍火?」



  「軍火,軍火玩弄者。」我口氣有些不耐煩。



  「發火?走火?管他那麼多……」



  「是『軍-火-玩-弄-者』!」我開始有點怒。



  「OK,聽好了你這個穿黑色皮大衣的變態大叔。」西裝痞子用手環顧整間黑市的槍,「自人類用石器開始為了食物打架後,武器就成了歷史中最具藝術的一環。從刀子到萬惡的火箭推進榴彈,每個武器都有著自己的風格、自己的特質、自己的功用!」



  他拿起我的那把黑色手槍,用種鄙視性的眼神看了它後又看向我,搞得我好想朝他那張不尊敬藝術的嘴臉揍一拳。



  「但是,把所有的特色和功用混合在一起,就是這坨昂貴的屎。」他把筆電營幕推向我這邊,「看看這玩意,這叫財務報表,災難!」他把一面赤字的報表切換成照片,「再看看這個!我們天殺的忠實顧客!」



  電腦上秀出一張滿是赤字虧損的EXCEL報表,讓我回想起那幾張會把人名用紅筆劃掉的單子……



  照片還是排列在一起預覽的,大概有十幾張左右,都是掛掉的黑道或是恐怖分子,死狀均不相同,有的是被掃成蜂窩、有的被炸成肉醬、有的則是被切碎,但唯一共同的地方就是屍體旁都有我設計的那把槍。



  一群只會看說明書的蠢蛋。



  我把雙手張開,瞪了他一眼。接著我把裝滿鈔票的手提箱朝他的方向打開。



  「不!不!這點錢才不夠。」



  我再度張開雙手,這箱總共有八百一十萬耶,已經夠他下半輩子吃喝拉撒睡都不問題了,是不夠在哪?
 


  「看見影片上撥放的T99突擊步槍沒?」他指向電視螢幕上的那管黑色廢鐵,「全槍身都由塑鋼合金打造,裝上彈夾和配件最多只重三公斤,可以加掛各種配件,使用北約五點五六口徑步槍彈,犢牛式槍身、符合人體工學設計,打起來舒適又爽快,重點是又好維修。」



  我把耳朵遮起來,不想聽廢話。



  「所以,跟你那把貴到嚇死人的賠錢貨比,你的感想如何?你真的以為你賠的起這些損失嗎?」



  我歪頭,沒有回答。



  「屎。」西裝混蛋雙手指向我的槍,在指向電視上的步槍,「藝術品。」



  他還重複了大概兩次。



  「我的感想是,我看見電視上有一把廢鐵、一張滿江紅的處決名單,還有一群只會用九釐米玩具槍的蠢蛋。」我把筆電打倒在地上,「讓你看看我的『說明書』長什麼樣子。」



  接著我掄起拳頭用力揍了穿西裝的王八蛋兩拳,最後一拳特別用力,使他像個布娃娃一樣飛了出去。



  「說明書嚐起來如何?」



  他沒有回答我,只是稍微動了一下,像是被踩到快死掉的蟑螂般在地面緩慢移動,他將手往前伸,起初我以為他是要拿槍射我,我原本想舉槍轟他,但發現他沒這個意思。



  最後我才發現他是去按後方小桌子上一個毫不起眼的小紅色按鈕,接著整座黑市似乎因為他按下警鈴而發出吵死的警報……這是自爆?!



  過了幾秒後沒爆炸,好,我意識到自己接下來很快就會被黑市裡的保鑣包圍,那是該死的警鈴,不是熱血的自爆按鈕。



  只會在黑市賣槍的膽小鬼果然沒那個膽。



  我攤開雙手。好吧,或許我剛剛那拳揍的不夠用力,只好順便拿想殺我的『真人』測試一下我的愛槍究竟有沒有被用壞。



  我盡可能的將桌上和周圍所有我認為用的到的子彈都收進大衣內,然後拿起那把標示有『ATS-AIG』的黑色手槍。



  「好了Carrier,準備好Carry了嗎?」



  我將按下槍身左側的退彈夾扭,將預設貧弱的九釐米彈夾退下來後換上我手上的.50口徑彈夾。Carrier螢幕上顯示彈藥的樣式,確認裝載完成後,接著整把槍的金屬結構開始轉變,槍管拉長、重量感增加,像是左輪槍的轉盤出現在槍械中央,整把槍在一秒後變成了裝填.50口徑的左輪巨砲手槍。



  它可是有七發唷!



  一位手持AK-47的混混衝了進來,看來他是離這邊最近的警衛。



  我雙手持槍,很快瞄準他的頭部。



  砰──!



  銷魂的槍聲可比擬加農砲,強而有力的後坐力使我的手臂大幅度抬高。即使受過精良的槍械訓練,也能明顯的感受到這把槍裝填這種口徑的子彈後所帶來的重量和威力,連我都不敢像瘋子般單手持槍。



  這可是媲美沙漠之鷹和S&W M29的等級。不過才僅僅一槍就轟飛了那位警衛,果然口徑就是正義啊!
  


  我踩過警衛的屍體衝了出去,走道岔路的左側有兩名警衛發現了我,幾秒後他們手上的MP5衝鋒槍馬上對我噴放無情的彈幕。


  我滑壘進右側走道,數個彈著點就落在我身旁不到五公分處。



  「幹!他在……」



  砰──!我很快的就用子彈塞住那名警衛的嘴,因為他沒稱讚我滑壘很帥,再加上罵髒話是不對的行為,必須被糾正。



  我從進來後就大概分析了一下整座黑市的武力分佈,這些傢伙本來就不友善,當然我也是。



  黑市總計大約有十二名警衛,剛剛幹掉了兩名,我得想辦法搞死另外十個才行,僅有三人寬的走廊是屬於狹窄區域,一旦被火力壓制或是走到一半被來襲的彈幕攔截,前者不是完全探不出頭就被慢慢壓過來,後者大概就直接掰掰了。



  綜合以上情況,我需要的是能在狹窄空間發揮作用的武器,子彈要多、初速和射速要快,槍身要短方便機動。



  於是我裝填了.45 SMG的彈夾,Carrier槍身拉長,裝上長彈夾,前方出現把手、後方出現槍托,變成了衝鋒槍。



  我持續往出口移動,至於我為什麼知道出口在哪?誰叫他們要把『EXIT』標示的那麼清楚,怪我囉?



  我靠在牆壁上,微探頭,兩名手持烏茲衝鋒槍的警衛正朝我的地方奔來,我吸了口氣,探出身子進行掃射。狹窄的走道非常適合衝鋒槍發揮,但如果是霞彈槍的話效果會更好,只是我身上目前沒有十二口徑的霞彈可以讓Carrier填裝,再來除非是彈夾式的,不然大顆的霞彈一顆一顆攜帶實在不方便。



  衝鋒槍的高射速迅速消耗全部的二十五發子彈。我裝上最後的九釐米彈夾,槍械結構很快轉變為初始的手槍樣式,儘管這二十發子彈實在很夠用,我還是不喜歡用口徑低於.357麥格農的貧弱玩意。



  轉角後,出口就在眼前。我穿梭過油桶區,拔腿衝鋒。



  當我踏上出口門檻的瞬間,我才發現西裝混蛋和剩下的八名警衛早就在外面恭候我大駕了。



  反射神經使我馬上躲進牆內。他們沒有開槍。


  「你這大衣變態狂跑不掉了,算在以往你常和我們交意的分上,我讓你多活十秒,夠你反省人生了吧?」西裝混蛋嚷嚷。



  他流鼻血流的整個下半臉都是,一隻手扶著鼻子。嗯,我剛剛應該揍的夠大力了。



  「十!九……」



  死亡倒數開始了。



  好吧,我該怎麼做?我掏出了我剛剛搜刮的四十釐米榴彈,才發現我天殺的拿到了該死的煙霧彈頭,幹勒!黃色爆彈和綠色煙霧彈頭有那麼難分?



  使用槍上的複合式插槽,我將煙霧彈頭放在上面後插槽伸出了兩個像是夾子般的東西將彈頭固定後向下送,槍械電腦讀完子彈資訊後,整把槍的金屬結構開始加長、拉扁,一小段時間後變成酷似M79榴彈發射器的模樣。



  看到這裡我就氣!彈夾類的就裝下面的插槽,彈夾槽塞不下的就放上面給它讀取,這麼簡單又OP的槍,是有多難用?



  「五!」



  爆破,爆炸!我需要可以一次幹掉九個人的威力。就在此時我望向在我前方的紅色油桶。



  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了!但是動作要快。



  「三!」



  我探出頭來,將煙霧彈朝其中一名警衛發射。事實上我壓根沒有瞄準。



  聽到『嗚!』的一聲後,我理解到高速推進的煙霧彈頭也是可以殺人的。一陣短促的爆炸後,煙霧瀰漫,西裝混蛋似乎被煙霧嗆到沒時間在讀秒。



  我將油桶踢倒,他的體積和重量都太重了,我扣下Carrier的第二個扳機──掃描器,像是收銀機掃描條碼般掃描它,接著綠色牽引光束將油桶吸收,很快的整把槍轉變成像是投石器的設備、放置在地上,右邊伸出一條讓我扣的扳機。



  我探頭面對我的敵人,將機具描準他們後將油桶拋射出去。在空中劃出完美的拋物線軌跡。



  按下槍身右側結構取消的按鈕,Carrier神速的從投石機形態轉變回它預設的手槍樣式。我裝上最後一個九釐米彈夾,深深吸了一口氣。



  油桶落地、煙霧退散,我朝紅色油桶開槍。



  砰──!的一聲,熱焰奔放、腥風血雨!歡迎來到鬼島。



  愉悅吹散槍口散發的煙硝,看向一片火海和成堆碎裂的屍體,等等!那是我剛剛裝錢的黑色手提箱嗎?漫天紛飛的黑紙?



  ……我操!是紙鈔!!



  我把雙手舉高到頭上,嘟著嘴。我的老天!我辛苦幾個月的血汗錢全沒了。



  「幹勒!」


艾薩克(ZakuCat)

管理員
帖子 24
發表於 2014-9-19 12:42
#2 私人訊息  頂部 
  往好處想想,凡事都應該往好的方面去想免得自己成為憤世忌俗的渾蛋,槍沒有壞掉,也消滅了一群批評我傑作的混蛋,但代價是我的財產都在那場大火中被燒光了,像燒紙錢一樣,比較一下這兩者的CP值嘛……



  我點頭。槍還在,可以接受。



  北區晚間下著不小的雨,穿著黑色大衣、穿著軍靴、戴墨鏡又戴兜帽,把自己包得密不通風。兩手插口袋、頭微低,一副落魄的像是中年失業的大叔一樣,只差我沒有叼菸,或是手持剛喝完的酒瓶,不然就更像了。



  其實,我的年紀也沒那麼大,只是行為很像大叔罷了。



  ……奇怪,我為什麼要突然在意、討論自己落不落魄的形象?
  


  天氣又冷又濕,我把微微鬆脫的口罩重新調整回能遮住我下半臉的位置,以免寒流和酸雨無情直攻我臉頰暴露的空隙。雙手插在大衣口袋內,貼緊右方牆壁,我低調的持續移動著。



  現在錢全沒了,口袋裡也只剩幾張紙鈔,該去哪裡掙錢好?我有些疑惑,努力思考著該怎麼解決這件鳥事,所以在自己家的公寓前徘徊了幾圈但都沒有進去,這就叫『三過家門而不入』吧?



  家,其實對我而言是個敏感的名詞,也不是說討厭,只因為我不是個喜歡懷舊的人。家與家庭,這兩個名詞差一個字,意思可是天差地遠,對現在的我來說,只要有個能滿足生存需求的『家』就好,至於家庭?那不值得我這種人去擁有。



  在雨天漫無目的地走著,像是在茫茫大海中尋找燈塔的小船,原本就漂泊於汪洋大海之中,下起雨後彷彿路途更加迷茫,從我周圍晃過去的人們,有的有說有笑,有的像我一樣孤身一人、獨自撐著傘緩慢走過。



  或許他們都知道自己該往那些地方前進,也許有些像我一樣仍在漂泊,我應該搭訕、詢問那些人,問他們我的人生目的到底在哪、需要同伴嗎?也可能因為這樣,我的人生色彩會豐富許多,而不再是染上一片又一片的紅色。



  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吧。



  看看自己的雙手,每一塊傷痕、傷疤,還有即使洗去了、卻彷彿依舊存在的乾涸血漬,我似乎都能聽到從它們中傳出死者的哀號和咒罵,儘管我不是很在乎,但這不代表其他人就能輕易接受。染在『軍火玩弄者』這艘船上的紅色可不是一般的紅色,那是象徵踐踏、殺戮、犧牲的腥紅色,漂泊在名為人生的這片汪洋中,就像是邪惡的幽靈船一樣,備受眾人排斥、懼怕、厭惡。



  幹嘛要過這種打打殺殺的生活?活的像個正常人就好啦!只有不懂、天真的人才會這樣對我說。但事實上有大半原因是根本沒有人這樣說服過我。



  打從我有記憶以來,我手上就拿著手槍,而第一次開槍殺死人不知道是在七歲還八歲左右,當扣下扳機把生命奪走的瞬間,我早已不再屬於『正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會寂寞嗎?怎麼可能?接下來每週被我殺掉的人可是有一海票,光是想著怎麼生存和開槍殺敵就來不及,早已顧慮不了其他情感。



  難不成這一生就要在煙硝中成長、在槍聲中殞落嗎?或許吧,為了活下去而不停的戰鬥著,即使我停止殺戮,也已經豎立太多的敵人,就算我不去招惹他們,總是會有新的麻煩一一找上門來。



  然後,我的生存本能會將這些問題一一『處決』,一直到某天我殺光他們、或被它們幹掉為止。



  所以所謂的『正常生活』,對我而言太奢侈了。



  不知不覺的,我走到了電器街,很巧的是,我停下腳步的瞬間,我就站在熟悉的電視牆外面。



  這邊排滿了數排電視,通常中間那排的電視螢幕會是最大的,從以前還是CRT映像管螢幕時,我會花上整整好幾小時待在這邊接受以前從沒獲得的資訊,現在即使我自己公寓內就有四十幾吋的液晶螢幕了,我不時還是會來這邊站幾個小時。



  啊…..我剛剛還說我不是擅長懷舊的人。算了,那不一樣,你們懂個屁啊?



  「My little pony, My little pony, Ahhh∼∼」



  熟悉的旋律和熱氣球使我將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電視牆中間那台大電視上,他正播放著史上最溫馨又最美好的卡通──彩虹小馬。



  彩虹小馬嗎?他們的世界是我看過最和善的社會,在小馬的世界當中沒有戰爭、沒有各種勾心鬥角和人心險惡,小馬們真摯的友誼和充滿互助的愛心,讓整個世界得以獲得一個良善的循環,而他們睿智的領導者們則盡責的維持著這份平衡。



  反觀現在我身處的這個世界,既腐敗、自私、險惡,如果他們能多學學小馬們的精神就好了。



  反正人類遲早會毀於自己之手,那何必在意我這個殺手加速他們的滅亡呢?喔,話先說在前頭,我可不是會濫殺無辜的混蛋,我跟被我處決的人不一樣。



  我把雙手緊貼在電視牆的玻璃櫥窗上,觀看電視機裡的小馬嘻笑,彷彿這瞬間我的人生美好了許多,也只有在看小馬時,我才會覺得自己充滿殺戮和陰暗的心能獲得一絲的光明和慰藉。



  不過……我想路人要是看到我現在的舉動,大概會覺得我是個迷戀兒童卡通的變態大叔吧。



  沒差,我從不在乎他人看我的眼光。



  吱吱──!



  轉台的雜音聲就像是扭曲世界的污穢之聲,原本歡笑嬉戲的小馬們宛如漩渦一般被扭曲、壓縮,我聽得到她們在哀號!她們像是被吸進無盡的黑洞一般,消失在我的眼前,啪!的一聲,整個電視的畫面黑了起來。



  不!不!不!我雙手用力捶打玻璃窗。



  ……小馬們呢?剛剛還在的啊!



  不只是這台電視,連旁邊剛剛還在撥放小馬的電視都跟著黑頻了!



  世界末日終於要來臨了啊!!



  下一秒出現在畫面的是一團災難!啊……我記得這畫面,這叫新聞!下面跑著從左至右的浮動即時訊息,還有白色又粗又顯眼的標題、畫面內充滿會閃瞎觀眾雙眼的閃光燈。



  轉台?我痛恨這行為!誰都不能轉軍火的台,誰都不能!



  最傷眼的還是那個被刻意聚焦放大、身穿俗氣高級西裝服、穿戴名錶,用奢糜昂貴的氣息來掩飾自己貪婪醜惡嘴臉的高產階級。



  不,等等,這個人比政客們更糟糕,上次的新聞才報導他以史上最高額的保釋金從殺害數名警察的罪名中交保出獄,最後在嘴砲能力強大的律師團和硬底後台給予司法的壓力下,讓他無罪脫身了!



  這導致我調查張黑龍這個人有一段時間,我家裡甚至有一疊有關於他的資料。



  「關於這次立新汽車借貸公司慘遭不明人士使用炸彈攻擊導致嚴重傷亡的事件,請問張董事長對此事的看法是?」記者採訪道。



  「五個字,絕對不放過他。」張黑龍答道。



  「……呃,那是六個字。」



  「你一定要這麼專業嗎?難道現在的記者都這麼喜歡找碴嗎?反正就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就這樣啦!」



  「可是關於有民眾踢爆立欣汽車借貸有參與暴力討債和黑道霸凌等事情,這次立新遭到攻擊後,普遍民調指出該區犯罪率大幅下降了許多,關於這點您的看法是?」



  「是哪間新聞台報導的?下次他們就等著收一疊法院傳票,這根本誤導善良百姓啊。」



  「聽說這是切確的民調。」



  「有沒有看到?這就是媒體亂象啦,上次才誣賴我殺害警察,這次還誣賴我們公司是黑道集團?」



  那張油滋滋、狡辯的肥臉真讓人越看越不爽、越看下面溫度越高啊!我不禁對著電視大罵:「操你妹的,害我看不到小馬的人,你死定了!馬的。」



  我知道我接下來要處決誰了,就決定是這傢伙,居然讓我看不到小馬,還在電視機上面說那麼多廢話,不知人間疾苦就算了,如此大言不慚加厚臉皮還真是第一次看見。



  看過很混蛋的,沒看過這麼混蛋的!



  決定了,現在沒錢,就幹這一票吧,去搶這混蛋的錢,順便幹掉他。



  我大步走進店裡,雙手推開店大門。



  「你好,歡迎光臨,有需要什麼嗎?」店員問道。



  「小馬。」我指著電視牆說,「我要我的小馬,現在,馬上!」
艾薩克(ZakuCat)

管理員
帖子 24
發表於 2014-9-19 12:47
#3 私人訊息  頂部 


  雖然善意地請店員把外面電視機牆的頻道全部轉回彩虹小馬,並待在那邊看了整整一個多小時的小馬連播,看到連雨都停了,我還是無法打消想要幹掉張黑龍這胖子的念頭。


  我想了一下,他是有錢人、很沒格調的有錢人、黑道背景、預謀殺害警察、利用金錢和權力玩弄司法程序……還有不給我看小馬,沒錯!我忿忿地握緊拳頭。


  綜合上面的統計,他,必須處決。


  我回到公寓內準備家當,打開電視時記者會仍舊繼續進行著,這只代表著那傢伙還被一群煩死人的新聞記者糾纏著,還沒有離開現場。


  這讓我有很多時間可以擬訂接下來的計畫,和思考逃生路線。


  從之前調查他們的資料顯示,他們今天深夜在北區碼頭會有一樁生意要做,估計一定不是交易什麼好東西,不是毒品不然就是走私給黑社會的黑槍,而這次Case頗大,張黑龍本人可能會直接出面。


  把該準備的彈夾和手榴彈準備在身上後,我離開家門準備獵人頭。



------------------


  一路上跟蹤他們離開記者會的車隊,途中他們似乎為了掩飾或是擺脫狗仔隊跟蹤,一路上不停的繞路、迴轉,最後來到碼頭時,已經是距離他們出發後將近兩個小時多的事情了。


  好在我跟的算緊、從他們到碼頭的行為舉止來看,他們似乎沒意識到我的存在,顯然我夠低調。不過在跟蹤時,我發現有一台50c.c.的小綿羊機車也追蹤了他們一段距離,只不過他跟蹤的技巧有點爛,不時就跟不上、又突然出現,等到快到碼頭的時候就消失無蹤了。


  難不成是警察?不,如果是警察大概會開車跟蹤,騎那種破爛小綿羊單獨跟蹤這種重要罪犯也太弱了。估計是順路而行的路人或是某報的狗仔吧?


  不管那麼多了,我裝填好Carrier的子彈,貼著貨櫃向車隊停止的地方前進。


  一路上會先經過倉庫區,不難想像那邊一定會有人駐守,有被發現的風險,或許潛行、將守衛一個一個摸掉,然後帶著半自動的連發狙擊槍、爬到有至高點的倉庫屋頂上使用狙擊直接槍殺張黑龍和重要幹部會是個不錯的方法。


  所以盡可能的低調行事會比較安全點,免得打草驚蛇,要是引來一大坨的人渣們,就只能用B計畫的強硬手段了──用榴彈槍轟炸他們!


  我翻牆進碼頭倉庫中,潛伏在陰影裡緩慢移動。


  就在接近倉庫區後門時,我看見了一幕令我難以置信的畫面。


  是那一台紅白配色的50c.c.小綿羊!它就橫躺在倉庫後門的草叢內。


  等等,不太對勁唷……


  如果說是倉庫的員工,應該會有專門的停車區域之類的,再加上現在這麼晚了,應該早就該下班才對,不可能回來,這個時段會留在馬頭的員工,不是被張黑龍收買了,就是跟黑社會有掛勾。


  停車也不停好,停成這副德性,讓人感到這個人下車時一定是又急忙又倉促,我仔細觀察了一下那台機車,發現更詭異的事情──機車右手邊的油門把手被拔除了。


  市面上有這種設計的機車?我可沒見過。


  我把Carrier舉起來,開始警戒四周。


  ……黑吃黑?


  大概不是敵人就是警察吧,我想應該不會有人抱著跟我同樣的想法來到這裡,如果真的有,那他不是瘋子就是正義感旺盛的混蛋,再或者就是不想活、跑來找死的蠢貨。


  我推開倉庫的後門,輕輕將門關上後往右邊走廊走去,有一名穿著花襯衫、手持長開山刀的混混走了過來,我躲進轉角,微微探頭等待獵物。


  等到他發現我時,我雙手如閃電般快速伸出,一手勒住他的脖子,另一隻手掏出戰鬥刀,不到數秒的時間就將他割喉處決。


  把屍體棄在陰暗的角落中,我聽到下方開始有動靜。


  大概是發現固定巡邏相同路徑的同伴消失了,有些騷動。希望他們以為他只是因為尿急去小便。


  我繼續貼著牆壁前進,當我看見前面的走廊有一整排玻璃窗時,我盡可能的將自己的身子壓低在玻璃窗下。然後我聽到另一側有跑動的聲響,像是鐵靴在鐵板上跑步會發出的金屬撞擊聲。


  離開玻璃窗區後,我看見往屋頂的樓梯口,我加快腳步接近,我的腳步依舊放輕,因為我發現這走廊右側有一個房間,從裡面傳出音樂和賭博的嬉戲聲。


  就在離開那道房間門不到一步的距離時,門突然打了開來。我轉頭,與一個滿身都是刺青、穿著吊嘎的混混兩眼對視,他的眼神充滿疑惑和訝異,當然很快地連裡面賭桌內的六個人,全部都用相同的眼神看著我。


  我不禁退後一步,將槍舉起來對準他。


  「利系向?」那名刺青混混大聲問道。


  接下來賭桌上有人站了起來操起一旁的刀子,也有人開始拿起桌上的手槍來。


  我緊盯著那個人的雙眼,我微微移動位置到他正前方,以免被後方的手槍瞄準。我的手槍就指在那名刺青混混的頭上,讓他不敢輕舉妄動。


  要開殺了嗎?這個距離會害血弄髒我心愛的黑色大衣啊。


  砰──!


  「幹,幹……嗚哇!!」


  緊張的氣氛被一發突如其來的槍聲給打破,接著我聽見對面一陣扭打和幹噍聲、最後那慘叫的聲音像是被踹下高台、墜落地面時所發出的愚蠢叫聲。


  就當那群賭桌的人一齊往後看時,我用力踹倒在我眼前擋路的混混,接著朝房間內每個我能看見的人開槍。


  砰砰──!一槍一槍,每一發都精準的打在他們的頭顱和心口上,使他們立即斃命的處決型槍擊。


  等到房裡的人都死光後,我踩住倒在地上的刺青混混,一槍轟爆了他的頭。


  「媽的!」我不由自主地罵道,開始往上屋頂的樓梯奔去。


  不管是誰開的槍、不管那一槍是不是間接地救了我一命,我的行蹤都會因為這樣就曝光,可惡!我必須馬上確認目標是否還在碼頭交易才行,必須快點幹掉他們!


  我急忙爬上階梯,用力將出口門轟開。


  快速地奔走在鐵皮倉庫的屋頂,我從大衣內拿出預先準備好的槍榴彈準備放進Carrier中。


  咚咚咚!我聽到有人也從另一邊的階梯爬上來了。


  彷彿敵人逼近的腳步聲使我分心了一下,手一滑,槍榴彈在拿出大衣的同時掉到了倉庫下面,當我轉身要去拿那顆根本不可能撿的到的子彈,但下的槍榴彈也隨著朝下的大衣口袋一個一個滑出來跳樓。


  「幹勒!」


  崩潰!!


  另一個人從階梯爬上來了,我反射性的將槍對準他,當然他也同樣地將槍對準了我,我們兩人雙眼交鋒,隨時都有可能開火。他拿的是老式的槓桿式牛仔長槍,西部執法者使用的那種,絕對不是這座島上會出現的武器。


  「那邊的!不准動!我瞄準你了!」我大喊。


  「不!你才不要給我動,不然我就開槍!」那個人也大喊,他的聲音很低沉、有些沙啞,似乎聲音頻率被某種機器處理過,不過聽起來依舊很屁。


  月光照了下來,仔細一看他戴著黑色的騎士頭盔、面罩發出微微的紅外線紅光,全身穿著的都是閃爍微光的黑色金屬鎧甲,炫炮到個不行,這傢伙一定是瘋子。


  「Cosplay少年,你在這邊幹嘛?」我將槍對準他並質問。


  「我才要問你這個變態大叔這麼晚了在這裡做什麼哩!」他的語氣比剛剛更激動。


  「你先告訴我你是誰!」


  「不,你才先告訴我你是誰!」


  「不不不,你先跟我說,還有你敢動一下,你就死定了!」


  「不不不!要是你敢動,我絕對會一槍崩了你這變態!」


  就在講話的同時,我們兩人一起往左邊平移,槍口依舊指著對方。


  這時穿鎧甲的傢伙伸手抓了抓他的屁股。他想拿東西?!


  「嗚喔喔!!!你在幹什麼?!」我大聲質問,槍朝他靠近。


  「嗚喔喔喔喔!!Damn!我只是抓癢OK?別激動!抓癢!」


  我的耐心快被消耗完了。


  「你妹的,告訴我你來這邊幹什麼?」我問道。


  「去你的,大叔,你才告訴我你來這邊幹嘛?」他回嗆。


  「我不是大叔!!」


  你如果問我為什麼要持續這種無意義的對話那麼久,那是因為……


  Carrier的螢幕上顯示彈藥數為精美的「零」,因為我沒子彈了啊!儘管我腰上有備用的九釐米彈夾,可是剛剛我也動不了。


  啪──!


  一個探照燈照了過來,強力的白色光源打在我們兩個瘋子的身上。我們兩個一起往左邊下面一看,只見一群手持大小槍械的混混開始朝我們聚集,而後方一陣騷動,看來他們很快也會從後方包夾我們。


  OK,我了解現在的情況了。
 

  「好吧,我知道你是來幹嘛的了。」黑色騎士跟我說。


  「嗯,我也知道你來幹嘛了。」我答覆他。


  「我叫唐吉軻德,超級英雄,是來這邊幹掉張黑龍的,你呢?」名為唐吉軻德的騎士說道。


  超級英雄?一瞬間我疑惑了一會。


  「軍火玩弄者,叫我軍火就可以了,我也是來殺張黑龍的。」


  「OK,軍火,你有計畫嗎?」唐吉軻德問道。


  我們兩人互相靠近,很有默契地背對著背,一起面臨這個四面楚歌的包圍狀況。下方一陣國罵,但是他們還沒有開槍的意圖,大概是在等老大開嗆吧?


  由於我面對的地方是能看到倉庫下方的方向,我在那些混混之中發現了幾把熟悉的身影。T-99戰術槍?對,那些混混有些手持著T-99,這怎麼可能呢?這把軍方仍在實驗中的槍械不應該這麼快就流入黑市才對啊!因為這把槍連T島國軍都還沒正式實裝,更不用說是這些無法無天的混混了。


  難道,黑社會與軍隊搭上線了?我的老天啊!


  「唐吉軻德?」我微微回頭說,「聽著,剛剛其實我是嚇唬你的,其實我已經沒有子彈了。」


  「靠杯唷!那我剛剛緊張個屁!」唐吉軻德抱怨道。


  「沒時間抱怨了,聽著,你知道我們現在遇到了大麻煩對吧?超級超級糟糕的麻煩!」


  「You don’t Say,他們全都要上來了啦!」


  大群的腳步聲離我們越來越近,敵人的確開始爬樓梯了,在不想方法突破重圍,我們兩個都會被幹掉的,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唐吉軻德朝屋頂入口開了好多槍,但我都沒聽到對面的慘叫聲,這屁孩的槍法怎麼可以這麼爛啊?


  張黑龍在下面拿著大聲公嗆聲,說什麼我們已經被包圍了,再加上一海票的國罵,讓我實在沒辦法好好靜下心來思考,真想一發轟掉這混蛋,但想用來炸他的槍榴彈剛剛全掉光了,該怎麼做?


  「聽著,我需要子彈,任何一種都行!只要彈藥夠多或是可以一發炸翻那群混蛋的都可以。」


  「任何子彈都可以?你確定嗎?」唐吉軻德激問。


  「對!快點,你有嗎?給我就對了!」我不耐煩地說道。


  「拿去!」


  唐吉軻德那混蛋這時丟給我了一顆火箭推進榴彈,貨真價實的火箭彈出現在我眼前,讓我不禁問道:「我靠,你從哪拿來的?」


  這是在黑市和軍隊裡才會有的玩意吧?!


  「別問了!做你該做的事情,快!」唐吉軻德開始開槍,大概是後面有人上來了,「我知道你要炸下面那滿口屁話的混蛋,快動手!」


  我不再質問,迅速的將火箭推進榴彈裝填到Carrier上方的裝填槽,槍械很快地就接受了這要人命的玩意,接著整把槍的金屬結構開始延伸、變形。不到幾秒,我便雙手持著像是火箭筒的玩意。


  我站了出來,面對台下的觀眾,將那名拿著大聲公的死胖子鎖定。


  「吃我的火箭筒啦!!」我大喊,扣下扳機。


  砰──咻!!


  火箭推進榴彈在扣下扳機後很快的噴射出槍口,短暫延遲後火箭開始點火,發出劇烈的噴射噪音、產生溫度極高又嗆的黑色濃煙,整個彈頭在一秒後朝那名胖子的位置衝刺過去。


  砰──!


  好個巨響,那名胖子被火箭直擊,先是被推行了幾公尺,我能聽到他既難聽又好笑的慘叫聲伴隨著火箭推行的作響從大聲公傳出。火箭推進榴彈碰觸到結構物後就開始分解,接著一陣劇烈的爆炸撕裂了整個胖子的肉身,無數的破片和血塊碎片朝四方波濺、嚴重傷害了敵人的陣型。


  「嗚呼!!讚啦!!」我大吼。


  「Ya!Take that bitch !」唐吉軻德也跟著歡呼。


  興奮的情緒沒有持續太久,唐吉軻德很快地就抓住我的手,此時我發現他手上不再手持著西部槓桿式步槍,反而是個像是引爆器的裝置。我在看了一下前方,他已經將一包塑膠炸藥丟在那群敵人的中央。


  看到這幕我突然恍然大悟,好像一瞬間理解了什麼。


  「跳下去!這是簡易飛行器!」他給了我一個像是棍棒般的物品,有個紅色按鈕,感覺像是個會伸展的設計,「這種三層樓的高度死不了人的,快跳!」


  後方的彈幕再次襲來,我毫不猶豫的推了唐吉軻德一把,兩人一起跳下倉庫。


  我高舉棍棒物,並按下上面的按鈕,它迅速向上延展、張開了像是六片螺旋槳的東西,接著開始高速轉動,面積頗大的,強大的爬升力將我整個人往上拉。


  砰──!!後方的倉庫被唐吉軻德引爆。


  即使有簡易飛行裝置,強力的暴風半徑依舊波及了我和唐吉軻德兩人,將我們兩個擊墜至地面。


  再翻滾了兩圈後,我站了起來,看見一旁倒在地上的唐吉軻德,我馬上奔了過去:「兄弟!該走了,如果現在就死在這裡就什麼都沒了!」


  「你開什麼玩笑?」唐吉軻德狼狽地爬了起來,「我可是超級英雄啊!這點高度最好殺的死我啦!」


  就在這時,不遠的地方傳來連續的警鳴聲,也對,剛剛的爆炸那麼劇烈,不可能沒有人看見,看來條子就要來了,得在事情變得更複雜又難以收拾前離開!


  「快點,到我的車子那邊!」唐吉軻德狼狽地跑著,看來他在著地時受了點傷,不過應該是沒有骨折,「我們快離開這屎地方。」


  他指向停在倉庫後方草叢裡的那台50c.c.小綿羊,原來他就是小綿羊的車主……果然是個正義感十足的瘋子啊。


  他跑了過去扶起機車,不知從哪變來的把手,他把它插在機車上,機車就突然發動了。他將位置喬好,接著整台機車開始被藍色的粒子包圍,閃亮到即使戴著黑色墨鏡,我微微瞇起眼睛,過了幾秒後,整台機車變成了有著四根大排氣管、車體巨大又有著漂亮流線的重型機車,引擎聲更不用說,真是他媽的有威力。


  我的老天?這什麼妖術?!


  他向我伸出手,意識要我上車,不過我呆站了將近數秒左右。


  除了被他的能力震驚之外,再來就是我回想起了熟悉的一幕。


  是啊,那天晚上,我也是像唐吉軻德一樣伸出手來,要帶領著同伴們離開那該死的地方,以為只要離開了那堙A在外面等待我們的就是和平光彩的世界。


  原本我不是只有一艘船罷了,只是外面的世界跟我們想像中的落差太大了,險惡的人心和危機四伏的街頭,很快跟隨我的人一個接著一個離開了世界,要說他們是解脫嗎?不,我覺得他們是抱持著遺憾死去的,因為這個社會,外面的環境比起以前更讓他們失望。


  「快點!你還在等什麼?上車!」唐吉軻德緊張地大吼。


  警笛鳴叫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聲。


  此時我拔腿奔了起來。


  彩虹小馬,對,就在一切都很絕望時,我看見了這部卡通,再電器行的電視牆上,那是我第一次流下眼淚來,也是最後一次。從那天開始,我在人生的汪洋中不是漂泊,其實我是有目的,只是那目標過於長遠,再加上不定時的我會漂離原先的航道。


  這個世界必須被改變,必須變成像是小馬的世界一樣,一個快樂、和平又安祥的世界。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不停向這個社會宣戰、生存下去。


  我不配擁有那個世界,因為我雙手染上了太多鮮血,但這不代表我就不能創造這個世界。


  我曾經讓同伴們失望過,所以我不會再讓這種事情在發生。


  我裝上九釐米彈夾,坐上唐吉軻德的機車,他馬上向前狂奔。


  撞開擋路的混混,我回頭朝他們開槍。


  我開始大笑。


  不是因為幹掉張黑龍和那群混混那麼簡單而已,而是因為跟我同行一起幹蠢事的這個人太有趣了,他可不是單純只會用C4炸掉討債公司那麼簡單而已。他很瘋狂,就跟我一樣,他或許可能比我更有想法也說不定。


  重點是,他跟我戰鬥的目的……


  衝開警隊設置的路障,我和唐吉軻德一起歡呼。


  我們兩個渴望的航線──是一致的,也因為這樣,我發現我的船上染上了更加不一樣的色彩。


  說不定,哪天會變成宛如彩虹般耀眼。

  

------------------

軍火篇正式更新完畢!以打鬥畫面來講軍火篇比唐德篇細膩多了,主要是因為唐德的戰鬥能力很差的緣故XD

[ 本帖最後由 ZakuCat 於 2014-9-19 20:30 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