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Club - 台灣最多遊戲公會社群Game Club - 台灣最多遊戲公會社群
遊客:  註冊 | 登入

趣味轉貼區 » 我是一個就讀法律系的學生

無頭像
spreadspark

註冊會員
帖子 8
發表於 2018-3-15 19:41
#1 分享 私人訊息  頂部 
麦黄张
1.
我是一個就讀法律系的學生,在大學最後的一年,我們需要外出找實習,實習半年後便會返學校。
實習是一場飢餓遊戲,不是你死就我亡的大戰,什麼同窗之情,友誼萬歲等等,全部都可以消失。有實習不代表可以平步青雲,但沒有實習就肯定只有死路一條。
今天我和數十位同學一齊去到麦黄张面試,麦黄张出名做房地產、訴訟遺產承辦和一般民事商業事務,是一間什有信譽的律師樓,而且規模大,規模大就會多生意,多生意即有機會有東西讓實習生做,所以我們一行十數人都準備好自己,上到麦黄张律師樓。
2.
麦黄张位於中環德輔道中中寶集團大廈,一進去已經有很多其他學生在等待面試,當中有數位外籍學生,我探頭一看,面試官竟然是麦黄张其中主要數位的律師,我心想,今次麻煩了,律師會親自見實習生,原因是因為想親自揀徒弟,面試過程會變得很艱難,通常他們會問一些很困難的問題,考考你究竟有多少實力,試探你的意向,究竟是想做一個民事訴訟的律師,還是刑事等等,有時當下的決定,就很影響之後職業生涯,所以要相當小心。
3.
雖然沒有實質會很慘,但若果選擇一條不是自己想行的路,會更慘,不過我們想上得麦黄张,都很清楚他是一所做開民事商業事務的律師樓,所以基本上都做足了功課。
我自己在這方面也花了不少功夫,畢竟麦黄张都算是我最後的希望,我長得不漂亮,什麼都很普通,小時候常常俾人笑我只會讀書。
眼見一個又一個的同學進去,每一個都不同樣貌出來,有人意氣風發,有人憂心重重,完全無法猜度麦黄张究竟想要一個什麼樣的實習生。
4.
「吳美麗,請進來。」
我經過一個又一個的同學,好像摩西分紅海一樣,但我感受到他們對我的眼神充滿茪ㄝh,覺得我這樣的人也算是他們的對手?但我今天出門口時,母親跟我說,「女兒,不要理他人怎樣看你,你有你自己的路,你專心做就好。」
我進到房間內,幾位麦黄张的主要律師全部坐到我面前,有個看起來很惡的麦律師,有個胖胖的,看起來很祥和的張律師,還有個木無表情的吳律師,我做了一些簡單的自我介紹後,他們就開始問一些深入的問題。
5.
「如果你接到一個個案,你會優先考慮什麼,展開民事訴訟?」
不愧是麦黄张這一類資深型的律師樓,基本上,展開一個民事訴訟可以有100個理由,同時亦有100個理由不去展開,但最優先考慮什麼,非常反映到為人做事的立場與公司附筆符合。
標準、正確的答案未必是公司最想要的,因為公司立場可能是想多點生意,什麼工作都會接,但太過顧及利益,亦有可能影響公司聲譽。
我衡量麦黄张是一間資深律師行,比起生意更加茩垢鄑_幫助客人,我決定回答「我會考慮自己是否有充分法律理據提出訴訟,對方有可否來同一案件中反過來起訴我」
6.
他們全部人都沒有作聲,是否我答得太差、太普通?
我立刻補充「但在2010年開始,政府就所有民事訴訟,都會建議雙方先是調解,調解不成功才繼續法律程序。」
最祥和的張律師微微點頭,其他兩位沒有作聲。張律師問我「為何你想進來麦黄张?我們麦黄张,雖然很資深,但負責的案件相對重複和沉悶,很多法律系學生出來的時候都想做刑事律師,貪其刺激,好似在看電視壹號皇庭一樣。」
聽到這句,原本冇表情的吳律師,竟然笑了出來,「你做歐陽震華啊?」
7.
「我想做一個民事律師,是因為如果每個人都想好像壹號皇庭一樣,就沒有人去幫助一個需要民事訴訟的人。對,民事訴訟很苦悶很繁複。但其實,在生活上一些小節方便別人一把,我認為這樣更加接近我做律師的理念。」
吳律師:「如果你來到我們麦黄张這堣u作,那你一定可以很接近你的理念。」,想不到吳律師為人也很幽默,他們之後再問了我一些個問題,我不知道自己答案是否令他們感到滿意,但我心堣@直想如果能夠進入麦黄张工作,就好了。
8.
我一直等一直等,等了足足兩個星期也收不到麦黄张的通知,心想正要放棄時,電話就打來了。
電話:「喂請問是不是吳小姐?」
我:「我是,請講。」
電話:「這堿O麦黄张啊。你上星期來面試,作為律師也對你很滿意,你什麼時候上來簽約做實習生?」
我都很高興得說不出話來,麦黄张竟然請我,我開心得整個人也跳了起來。
就是這樣,我成為了麦黄张的實習生,我半年的實習生涯,就這樣開始。
第一天上班,我有沒有想過能跟任何一位律師學習,我已經預備了做打雜的工作,買外賣,幫人碎紙等等。但是沒有,我不單只沒有工作,直頭沒有人理會我。